您当前位置:珠山廉政网 >> 廉文荐读 >> 浏览文章

廉文荐读(第42期)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8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佚名

【正面典型】

 

名节如璧自律守

 

    明代成化年间进士李汰,被抽调担任朝廷主考官。一天深夜,有人送去一包黄金,请他给予通融,当即遭到李汰的回绝。李汰还挥笔写下了一首表露心迹的拒贿诗:“义利源头识颇真,黄金难换腐儒心。莫言暮夜无知者,须知乾坤有鬼神。”
  自古至今,类似李汰严守名节的感人故事不胜枚举。然而,现实生活中,抗不住诱惑,耐不住寂寞,名节失守、声名狼藉者也不乏其人。

  俗话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为人处世珍惜自己的名誉、气节与操守,既是出于自尊,也是为了自爱,更是求得自强。一个人的名声好,就会朋友多、事业兴。相反,人要是没了羞耻之心,不再顾忌自身名节,往往人缘差、易出格,让人感到既可怜又可怕。
  名节,是反映党员干部党性修养、人格力量和群众威望的一面明镜。“官德正,则民风淳;官德毁,则民风降。”党员干部如果品行不端,情趣低下,必然损害党的威信,败坏社会风气,在群众中造成负面影响,因此,加强党员干部道德操守尤为重要。

  古人云:“尽小者大,慎微者著”。名节,靠点点滴滴积聚蕴蓄。私事出行,能不能打消念头不用公车?出外旅游,能不能死心塌地不花公款?面对一个红包、一件纪念品等,能不能嗤之以鼻不为所动?“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早已昭示我们,成就事业须从细微处打基础、下功夫,只有注重小事小节上量的积累,才可能有人生亮丽辉煌的质的飞跃。名节,还要靠丝丝毫毫严防细究。“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也警醒我们,只有明察秋毫、防微杜渐,才能够扎紧篱笆、防止祸患,守好人生的平安与健康。
  涵养名节,贵在坚守。《旧五代史·晋书》中的高汉筠在襄州供职时,有位恶吏私赠白金五百两。高汉筠说:你不是多剥削农民,就是多榨取了商贩,“吾有正俸,此何用焉!”遂将白金悉数上缴。张伯行“一丝一粒”树官德,焦裕禄教育孩子“不看白戏”立规矩,杨业功“携礼莫入”守德操……党员干部拿着国家的“正俸”,就应该像他们那样,知恩图报、知足常省、知令必遵,唯有如此,方能恪守为官之本。
  保住名节,难在坚持。党员干部的名节,需以“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来滋养,需用坚忍不拔的毅力和持之以恒的决心来呵护。既要自重、自省、自警、自励,还要善听“逆耳忠言”,在自我约束中修身,在他人提醒中纠过。否则,思想上放松要求,道德上堤坝溃口,名节就会被玷污。尸位素餐、碌碌无为,“四风”缠身、欲壑难填,结党营私、拉帮结派,以权谋私、腐化堕落……如此败坏名节,怎能不身受缧绁、被人唾弃?

  名节如璧自律守。“名节重泰山,利欲轻鸿毛。”每一名党员干部都应该看重自己的名节,摒弃私心杂念,自觉守规矩,严格守纪律,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认认真真纠问题,扎扎实实改作风,让人民群众真正从党员干部“严于律己”的模范实践中看到共产党人“高风亮节”的高大形象。

 

【反面警示】

一步错,步步错

——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交通投资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王佩艇违纪违法案剖析

 

    王佩艇,普陀区交通投资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是个原本有着大好前程的干部。可惜的是,他没能抵制住金钱的诱惑,在欲望面前“溃不成军”,最终触犯党纪国法,沦为阶下囚。
  
走错第一步,越陷越深
  王佩艇的“失陷”源于2008年11月的一次“帮忙”。当时,为了能承接小干大桥工程通航安全评估研究项目,某理工大学教授刘某找到在普陀区交通局任职的王佩艇帮忙,称事成后给他10%的“回扣”。
  王佩艇心动了。当时的他,儿子刚刚出生,每月工资才3000多元,妻子在医药公司上班,一年收入不过2万元。房屋按揭、儿子的奶粉钱等,让他压力颇大。

  刘某答应的10%“回扣”差不多有整整4万元,可一想到党纪国法,王佩艇又犹豫了。为了打消王佩艇的顾虑,刘某一再用行业“潜规则”来诱惑他:“大家都这么操作的,你傻啊,这种钱不拿白不拿,你自己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
  “项目给谁都是做,凭什么不能给对自己有利的一方?”怀着这样的心理,王佩艇打电话给刘某答应了他的要求。2009年6月,普陀区大桥工程建设管理办公室将小干大桥工程通航安全评估项目委托给某理工大学。同年9月,王佩艇被任命为普陀区大桥办副主任,负责管理大桥办所有的工程项目。
  2009年底,为了感谢王佩艇在项目中提供的帮助和关照,刘某请他吃饭。当2万元的现金摆上桌子的时候,王佩艇“眼花”了。

  
王佩艇清楚记得,在刚拿到钱的那两天里,他坐立不安,那2万块钱就像烫手的山芋一样,家里不敢放,怕老婆发现问起来,不知道怎么回答;想过存银行,又不敢,总感觉有双眼睛在背后盯着;最后只好放在包里,用杂物遮起来,每天上下班提过来提过去,担惊受怕。“当时也想过是否要退回去,可实在是舍不得,后来心里有个声音对自己说,‘就拿这一次,不会有事的,家里这么紧张,先用了吧,以后再也不拿了’。”
  
一错再错,不能自拔
  从怀着侥幸心理,心惊胆战地拿了第一笔“好处费”,到希望拿上一笔大的就收手,这个过程王佩艇用了3年时间。2011年,当舟山南部大通道工程研究开始后,一股想要钱的念头从王佩艇心头蹦出来,他再也按捺不住,开始酝酿怎么拿上一笔大的。
  当年6月的一天,他主动联系在某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工作的大学同学张某一起喝茶,并询问他们单位是否能做舟山南部大通道工程方案。随后,某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隧道和地下工程设计院院长郭某等前来普陀与王佩艇商谈,并在王佩艇的帮助下,最终承接到了该项目。
  合同签订后,王佩艇开口向大学同学张某索要5个点的介绍费,并让他向单位汇报。“当时的他想得很简单,业务是自己介绍的,要点好处费也是应该的,拿到了钱还了所有的债务,马上就金盆洗手。”办案人员说。

  该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隧道和地下工程设计院最终决定给王佩艇“好处费”25万元,钱由下属的岩土公司解决,具体由该设计院副院长褚某和岩土公司党支部书记李某操办。2011年底,褚某在王佩艇办公室给他送了10万元。2012年7月,李某在宾馆内将剩下的15万元送给他。
   事实证明,人的贪念是无穷的,当底线被突破后就再没有收手的可能。

  王佩艇此后不仅没有收手,反而变本加厉。2012年年初,329国道舟山普陀勾山至小干连接线工程项目部经理李某给了王佩艇1万元顾问费,并承诺只要工程在做,以后顾问费每月都有。高档手表、不用还的“借款”、“好处费”、“顾问费”……王佩艇变得麻木,别人给什么就拿什么,喝酒、唱歌的次数多了,麻将也越打越大。他已彻底沉沦。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4年3月,普陀区纪委找到了王佩艇,他终于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沉重代价。
  2014年10月,王佩艇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索取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651920元,被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扣押的“梅花”牌手表及赃款182370元予以没收;并继续还清未退清的赃款452630元。

  王佩艇收受第一笔“回扣”时,为自己找了冠冕堂皇的借口——生活拮据、行业“潜规则”。同时,也为自己打开潘多拉魔盒找到了一把“钥匙”。从惴惴不安地收受好处到肆无忌惮、明目张胆地“返点”索贿,王佩艇的腐化堕落再次告诫广大党员干部:要慎初、慎始、慎权,时刻谨记诱惑就在眼前、失足就在瞬间,时刻保持警惕,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